大孔雀蝶和金星凌日

2016-08-30 13:46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大孔雀蝶和金星凌日


大孔雀蝶是一种蝴蝶,而金星凌日是一种天文现象,两者为什么会放在一起说呢?这是因为对它们的研究的故事,都让人觉得感动和惋惜。

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的名著《昆虫记》中的一章描述了大孔雀蝶,大孔雀蝶的生命也让人泛起对生命的敬畏——大孔雀蝶的口器已经退化,所以它一旦没变成虫,就会再也无法进食,几天之内,刚刚破茧成蝶的它们都将会死去。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雄蝶漫天飞舞,疯狂的寻找着雌蝶,如果不抓住机会,那么它们将几乎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

 

法布尔对大孔雀蝶的研究也有点相似——短暂而执着。他偶尔得到了一只雌孔雀蝶,有机会进行了八天研究,因为雌蝶只能活这么久,雄蝶活的时候更短,如果法布尔想要再研究的话,只能等待明年,于是他做了精心的准备,但由于气候原因,第二年没能如愿。于是法布尔又等了一年,这次虽然实验有了进展,但时间仍太短了,而等待的时间又如此的长。

法布尔最终放弃了第四年的研究,他多么渴望能得到一只让他能够充分研究的蝴蝶,想起法布尔的喃喃自语:“我会得到这样一只蝴蝶么?”让人唏嘘不已。

同样让人唏嘘的,还有金星凌日的观测历史。

1663年,苏格兰天文学家詹姆斯·格雷果里提出可以利用金星凌日测出精确的日地距离。之后,哈雷预测1761年将再次发生金星凌日,人们相信,通过观察金星凌日,就以推算出亟待测算的参数——太阳视差。利用视差原理,就可以算出地球到太阳之间的距离。

 

为此,1761年,全世界有130多组观测队远征西伯利亚、南非等地进行观测,其中法国天文学家勒让提(Legentil)的故事最为曲折。

勒让提为观测这次金星凌日做了充足的准备,为了不耽误到达印度的时间,他提前一年就出发了。可是,他在坐船去往印度的途中,却遭遇了英法之间的海上战争。到了6月5日金星凌日时,勒让提仍然在船上,无法观测。等他到了印度,金星凌日也早已结束,要想再观测,就必须再等8年。勒让提决定留在印度等待8年,他还学习当地语言,研究印度天文学,更换仪器,甚至买房建立了观测站。8年过去了,做了精心准备的勒让提信心十足的等待着1769年6月3日的到来。而且当地6月份的天气通常都是晴天,非常适合观察,当年的整个5月及6月的前两天也都是阳光普照。勒让提做好了一切准备,可就在金星凌日前十多分钟,一场大雨突然来袭,连太阳都看不见,更不用说金星了。上帝似乎有意和勒让提开玩笑,就在金星凌日结束几分钟之后,雨也停了。

8年的心血就这样白费了,更大的打击是,下一次金星凌日要等到1874年,勒让提注定一生不可能再观测了。这个重大的打击让勒让提一病不起,心灰意冷,对生活也失去了兴趣。后来他在法国的家乡甚至以为他死在了外面,剥夺了他的职位和财产。

勒让提的结局还不错,他的不幸得到了一位女士的同情,他们结了婚。勒让提不再研究天文,而是写了两本有关印度风情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