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奇观与圣经预言

2015-11-15 11:2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血月奇观与圣经预言

2014年4月15日,美国东部时间的凌晨2点,夜色浓重,如一袭可触摸的幕布包裹万物。在凝固的黑暗中,无声地,撕开了一条缝,一颗如同鲜血浸染的瞳仁浮现在那缝中,静谧中,诡异地注视着地球。
 
这不是恐怖片“贞子归来”,而是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天空上演的一幕天象--血月奇观。这一天夜里,人们凭肉眼就可观察到悬挂于深邃夜空中的血色满月。这是一种罕见的天文现象“连环四月蚀”(Tetrad)中的第一波。这种月全蚀引发的血月,在2014年和2015年将连续发生四次,所以称为“连环四月蚀”,其余三次将发生在2014年10月8日、2015年4月4日以及2015年9月28日。
 
有些人可能听说过,血月现象对基督徒而言意味着世界末日的来临,但这种表达过于笼统而可能导致误解,因为单独的血月现象其实是挺常见的。血色月亮的形成可以由物理学原理获得初步的解释:月球进入本影区,没有阳光直射,而大气层将紫、蓝、绿、黄色的光都吸收掉了,只剩下红色光可以穿透,折射到月球表面,形成暗红色月亮。
 
那么为什么对基督徒而言,血月与末日概念相联呢?因为在旧约的《约珥书》中有一段预言提及血月:“珥Joel2:31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这里,“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通常的理解就是最后的审判日。无独有偶,圣经最后一卷启示录中,预言到世界接近末了时,也描绘了血月现象:“启Rev6:12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
 
一、并非血月现象就指向末日
以上这两处经文中都提到血月和末日,但是血月并非罕见天象,而是古已有之,并且也有被记录下来的。比如,公元前331年9月20-21日,发生的一次血月现象就被记载在罗马历史学家寇提斯所写的《寇提斯 亚历山大史》,(Curtius, History of Alexander)一书中。这个亚历山大就是指著名的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该段描述英文版如下“But about the first watch the Moon in eclipse, hid at first the brilliance of her heavenly body, then all her light was sullied and suffused with the hue of blood.”至于记载普通月蚀现象的,则更早更多。
 
所以如果单独将血月现象当作是审判日前的孤立异象,难免会产生误导,反而被不信的人耻笑,所信之人的信心也会受损了。那么是不是经文中出现的血月现象没有启示意义了呢?当然也不是的。
 
二、复合天象才构成异象
血月现象与世界格局并非没有关联,关键在于所有提到血月的经文,都不是孤立现象,而是有丰富的伴随现象的。如要揣摸这关系,首先应详细查考圣经原文。血月现象出现于《旧约约珥书2:30-32》,中文经文如下:
 
 珥Joel2:30 「在天上地下,我要显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烟柱。
 珥Joel2:31 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在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
 珥Joel2:32 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因为照耶和华所说的,在锡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脱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华所召的。」
 
《新约 使徒行传》中,记载着大使徒彼得重颂过这段旧约经文。 
最后,到了圣经最后一卷,也就是揭示世界终局奥秘的《新约 启示录6:12-14》,再次描述了血月现象,中文经文如下: 
启Rev6:12 揭开第六印的时候,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
启Rev6:13 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如同无花果树被大风摇动,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样。
启Rev6:14 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 
 
    从新旧约这两处预言文字中,可以看到,关于血月,并不是单独提到的,每次描述月亮变成血,都同时伴随着另一些特殊的现象或事件。
 
    首先,两次伴生天文现象中,都提到“日头变黑”,也即,在同一时间段或极短的时期内,血月与日头变黑将伴生出现。那么“日头变黑”将是什么原因呢?这可能是由地球以外的原因造成的,比如,最常见的就是日蚀,或者,有其他天体介入地球与太阳之间,阻挡阳光。至于地球上的原因,最可能的是烟尘阻挡。比如,超级火山喷发,蠢蠢欲动的美国黄石公园地下的超级火山就很容易能使地球上日月无光。或者,核冬天也能产生类似效应。
 
从启示录6章12节说的,“日头变黑像毛布”这一点上看,日头变黑的原因来自大气层以内的可能性更高。你可以试着用一个方法来体验这种日头变得“像毛布”的遮挡效应。将一块纹理稀疏的黑布包在打开的手电筒上,手电筒射出的光线并未被完全遮挡,会有一些暗弱的光线透过黑布纹理的间隙射出来,这就是与“日头变黑像毛布”极为接近的效应。日蚀造成的日头变黑效应,视觉上是光滑而均匀的,不会有“像毛布”的感觉。相反,如果是地球大气层内的烟尘阻挡,则由尘埃颗粒织成的“天网”具有不均匀,不完全的特点。这网像一块黑布,仍然有“纹理”的间隙,就非常容易产生“黑布包日”的视觉效应了。
 
其次,启示录中,在日头变黑,月亮变红同时还伴随着另外两种自然现象,大地震和陨星坠落。这种地震程度之大,将震得山岭和海岛都离开其本来的位置,就好像被一只手挪移了。与此同时,天上将有大量的陨石甚至更大的天体(小行星)向地上坠落。
 
    以上是与审判日之前那些血月现象伴随的天体异象。除此之外,帮助锁定这特定血月的,还有地上的特定情形。约珥书说到,“有血,有火,有烟柱”,这是与血月同时期发生的。那么,血、火和烟柱同时出现的是什么事呢?只能是战争。结合约珥书第3章的经文和圣经中其他地方的预言来看,这将是与以色列紧密相关的战争,甚至说得更明白些,是地上列国围攻以色列的战争。因此经文才提到“锡安山”和“耶路撒冷”能有人逃脱。
 
所以,血月作为“耶和华大而可畏”之日到来之前的异象、启示,它不是一个孤立、片面的现象,而是一整个“天象群”其中之一,它们将相互伴随而发生,它们也是相互依存和彼此印证。
 
三、本次血月现象有何特别之处
    前面已经提到,本次血月现象是“连环四月蚀”的四次中的第一次。这四次分别发生于2014年4月15日,10月8日,2015年4月4日,9月28日。
    连环四月蚀虽然少见,还并非绝无仅有。那么这次的四月蚀有什么更加特别之处吗?是的,特别之处就在于其时间点与犹太宗教节期的奇妙重合。
 
    第一次血月,2014年4月15日,这一天是什么日子呢?这天正是2014年犹太人的逾越节的第一天。犹太人的逾越节第一天是从4月14日傍晚日落开始到15日傍晚日落。以色列所处的时区比美国东部时区快7个小时,美国东部15日凌晨2点时,以色列正处于逾越节的第一天早晨9点。
 
    第二次血月,2014年10月8日,这一天是什么日子呢?这天正好是2014年犹太人住棚节的开始之日。
 
    仅有两次巧合是不够的。
 
    第三次血月,2015年4月4日,这一天是什么日子呢?这正好又是2015年犹太人的逾越节。
 
    第四次血月,2015年9月28日,这一天恰巧又是犹太人的2015年的住棚节。
 
    天文异相与宗教节期如此精准的四次重合,是很罕见的。据一些神学家的研究,过去500年来,类似的事情只发生过3次。在过去这三次血月与犹太节期发生重合的事件上,每次都有与犹太人相关联的重大事件发生,比如,1948年的以色列复国,1967年的“六日战争”。这些事件不独对犹太民族意义重大,也是对整个世界格局进程的触发因素。
 
     四、结论
     2014年至2015年之间发生的这四次血月与犹太人节期的神秘重合值得关注。从历史见证来看,可以预期将发生与以色列,犹太民族直接相关的重大事件。牵动世人神经的中东地区将再次成为撬动世界格局和历史进程的杠杆。
 
 四连环血月虽少见,但如果没有上述第二部分谈及的其他天象和地上的乱局同时出现的配合,则这血月尚不足以构成审判日即将来临的明确昭示。
 
 直到有一天,日头变黑如蒙布,月亮变红如沥血,天上星体坠落,地上震动山岭挪移,天下诸国一起来围攻以色列国,聚集在耶路撒冷周围,那时,时候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