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计划航天员名单

2016-05-07 10:17 作者:admin 来源:网络

牺牲

维吉尔·格里森(阿波罗一号)

爱德华·怀特(阿波罗一号)

罗杰·查菲(阿波罗一号)


登月

尼尔·阿姆斯特朗(阿波罗十一号)第一个登上月球的美国航天员。曾是一位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员、试飞员、海军飞行员,以在执行第一艘载人登月宇宙飞船阿波罗11号任务时成为第一名踏上月球的人类而闻名。尼尔·阿姆斯特朗的第一次太空任务是1966年执行的双子星8号的指令长。这次任务中,他和大卫·斯科特一道完成了第一次航天器的对接。阿姆斯特朗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太空任务就是著名的1969年7月的阿波罗11号。在这次“人类的一大步”中,阿姆斯特朗和巴兹·奥尔德林在月球表面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的月表行走(迈克尔·科林斯在指令舱中环绕月球)。

巴兹·奥尔德林(阿波罗十一号)


阿波罗计划

皮特·康拉德(阿波罗十二号)

艾伦·宾(阿波罗十二号)

艾伦·谢泼德(阿波罗十四号)

埃德加·米切尔(阿波罗十四号)

大卫·斯科特(阿波罗十五号)

詹姆斯·埃尔文(阿波罗十五号)

约翰·杨(阿波罗十六号)

查尔斯·杜克(阿波罗十六号)

尤金·赛尔南(阿波罗十七号)

哈里森·斯米特(阿波罗十七号)


未登月但接近月球

佛兰克·伯尔曼(阿波罗八号)

詹姆斯·罗威尔(阿波罗八号,阿波罗十三号)

威廉·安德斯(阿波罗八号)

托马斯·斯塔福德(阿波罗十号)

迈克尔·柯林斯(阿波罗十一号)

理查德·戈尔登(阿波罗十二号,原定在阿波罗十八号再次执行任务,但被取消)

杰克·斯威格特(阿波罗十三号)

弗兰德·海斯(阿波罗十三号,原定在阿波罗十八号再次执行任务,但被取消)

斯图尔特·罗萨(阿波罗十四号,原定在阿波罗二十号再次执行任务,但被取消)

阿尔弗莱德·沃尔登(阿波罗十五号)

肯·马丁利(阿波罗十六号)

罗纳德·埃万斯(阿波罗十七号)


成名后生活

从1969年7月到1972年12月,先后有12名美国宇航员乘坐“阿波罗号”太空船,登上月球。之后,美国就再无登月行为。“旧事”重提,不由让人想到那些曾经的登月者,及众多宇航员们返回地球后的“人间生存”。特别是不久前,法国首名女宇航员,也是欧洲空间局迄今唯一一名女宇航员,曾经出任法国科技部长克洛迪·艾涅尔。功成名就后,却不幸患上了抑郁症,服药自杀未遂,此举让法国举国震惊。也激起了人们对这些“上天”又“落地”者生存状态的关注。而通过调查,步入后太空时代的他们。有的成为成功商人,有的像艾涅尔一样,从政,继续为航天事业作贡献。还有的,却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像艾涅尔那样,功成名就又伴有“精神问题”……在人们的想象中,从太空返回地球,宇航员们的生活中,时时都充满掌声与笑脸。其实也有不同。
 

英国作家安德鲁·史密斯曾采访9名活着的登月宇航员后,在其书《月亮尘土:寻找那些掉向地球的人》中,披露了惊人的内幕:几乎所有美国登月宇航员回到地球后,都无法应付突如而来的名声和登月事件造成的超感官心理影响。他们有的精神崩溃,有的成了酒鬼,有的沉浸在沮丧中……英国《卫报》等媒体报道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独一无二的12人“高级俱乐部”,哪怕是亿万富翁出巨资,也无法加入——他们就是地球上唯一登上过月球的12名宇航员。安德鲁·史密斯就是采访了他们中的9位,得出上面那个结论的。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在1961年宣布,美国人要首先登上月球。这个大胆的梦想,连当时NASA的局长都不知道该如何实现。令人惊奇的是,从1969年夏天到1972年12月,先后有12名美国宇航员乘坐“阿波罗号”太空船,使用比现代手机还“原始”的导航科技登上了月球。
 

大多数登月宇航员在上世纪50年代都是美国空军试飞员。20世纪60年代,身为飞行员的他们卷入了NASA的阿波罗登月计划。在那个充满太空狂热的年代,他们都认为自己在为人类的未来而冒险。然而,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太空热”的逐渐衰退,12名登月宇航员也遭遇了一连串混乱的“尘世生活”。NASA的宏伟计划崩溃了,但大多数登月宇航员却发现很难在地球上找到自己的奋斗目标。
 

登月的那种“神秘感觉”,深深地折磨着“阿波罗15号”登月舱驾驶员詹姆斯·欧文。欧文在月球的亚平宁山的一块岩石上,发现了一块有着45亿年历史、被称做“起源石”的水晶。欧文当时感到,这块“起源石”仿佛正在那儿等待他的到来。欧文返回地球后,开始信仰宗教。他建立了一个叫做“高飞”的宗教组织。他曾两次带领探险队到土耳其阿拉拉特山寻找诺亚方舟的痕迹。1991年,欧文因心脏病去世。
 

“阿波罗14号”飞船登月舱驾驶员埃德加·米切尔,从月球返回太空舱时,有一种被某种东西注视的奇怪感觉。他感到自己和宇宙中的智能生命产生了一种心灵的接触。回到地球后,米切尔开始研究神秘的超自然现象。他在加利福尼亚建立了一个“抽象科学协会”,专门研究人类意识和各种超自然事件。
 

欧文的登月同伴查尔斯·杜克同样无法应付登月事件带来的巨大心理震撼。返回地球后,他开始酗酒,并且经常虐待自己的孩子。杜克是活着的登月宇航员中最年轻的一个。他后来皈依了宗教,将登月事件称作“我生命中的灰尘”。
 

“阿波罗12号”指令长阿兰·比恩,是第四个登上月球的人,他后来成为著名的画家。然而,他的绘画主题永远只有一个:他总是用混合着月亮尘土的油彩,描绘着他看到过的月球表面场景。那些月亮尘土都是他从月球上带回来的。比恩说,当他从太空返回地球时,曾向自己发誓:“如果我能回到地球,我将做自己喜欢的事。”
 

新书披露,尽管登月宇航员们遭遇过人们难以想象的危险,但没有一个“月球漫步者”因为他们的探险经历和名声而暴富。他们仍然都是按照自己的军衔等级从NASA领取每年大约17000美元的年薪。
 

此书还披露,第一个踏上月球的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返回地球后,就无法应付潮水一般随之而来的名声。他曾感慨道:“到底要花多少时间,别人才不把我当做一名宇航员看?”

无所适从的他们,曾希望有朝一日重返月球。